泰南短宣 泰南短宣

 泰國南部海外短宣學習心得-林孟澤 弟兄

 

帶著眾多弟兄姊妹的祝福,3/25~4/3我們到離台灣2992公里的泰國南部沙敦

府,去進行我們想像中的宣教之旅。為了這趟旅程,我們一行十二個人準備

了兩個多月,不管是摺紙、摺氣球、美勞、中英文的教學,甚至是中文歌曲

的教唱、讚美操,連默劇表演我們都排上了。  

  出發前幾天當地的宣教隊長發mail告訴我,我們準備的默劇不適合在當

地演出。在無法再聚集討論的情況下,我們只好暫時決定先影印另一齣戲的

劇本,看到當地時是否有時間再來排戲。

 

 

  到了當地,又有一個狀況。在泰國的人口中有94.6%是佛教徒,4.6%

回教徒,只有0.7%是基督徒。而我們去服事的地區是回教徒的省份,為了

能夠進入群眾,宣教團隊在那裡成立了基金會,用社會關懷服務的作法,以

生命影響生命來貼近當地的百姓。所以我們短宣隊也不能大張旗鼓的傳講福

音及耶穌,我們所有安排的課程及活動必須隱藏福音,連其中有一天帶著韻

律教室的婦女跳讚美操時,當歌曲唱到耶穌愛你,我們都要大聲的唱

”BB愛你來蓋過它。因為泰文耶穌的發音與中文是一樣的,如果唱出

來,她們可以很敏感的知道我們是來宣教的。

 

在當地的服事可以分為幾個類型:一、醫院及村落的探訪。包含到醫院關懷

病人,在醫院辦同樂活動,在社區教中文,到村落探訪等。有幾個特別的活

動特別值得分享,有一天下午我們在一個市場設攤,免費的為大眾量血壓及

按摩。沒錯,是按摩,在當地宣教隊的經營下,當地的百姓認為台灣來的人

都會幫人按摩。所以只有這個時候他們會願意卸下心防,讓我們去碰觸他們

的肩膀及脖子,特別是婦女們。當然,我們是弟兄服務弟兄,姐妹服務姐

妹。

 

 

還有一天,我們坐船到一個小島上,距離差不多是淡水到八里。島上有一座

清真寺的墓園,我們當天的服事是去幫墓園的牆壁刷油漆。頂著40度左右的

烈日,弟兄也就算了,姐妹們紛紛使出所有能防曬的做法。但是,沒有人抱

怨,沒有人為這樣的事有情緒。我一邊刷著油漆心中一邊禱告,求神的能力

遮蓋這地,突破基督徒與回教徒之間信仰的高牆,神的愛成為彼此的橋樑。

刷到最後一面牆時,我們忍不住在牆面上刷了十字架,並用英文寫下了

Juses」及「Y」的符號,希望福音能顯現在這地。當然,後來還是把它刷掉了。

 

二、兒童及學生的教學。因為我們去的時間正值他們的暑假,所有的學生都

放假了,但是宣教士特別安排我們去一所穆斯林中學教中文。這是非常難得

的,因為穆斯林通常不會開放給外來的非回教徒進去做教導的工作。這是他

們的第一次,可以看的出來宣教士在當地建立了非常好的形象與關係,才能

獲得封閉的穆斯林學校主動來邀請,也印證了馬太福音第五章第9節所說

的:「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其實在預備課程的過程中,我的心中曾有那麼一點的質疑,我們真的有能力

教導他們嗎?可是幾場的活動下來,我看見的是我們真的不需要準備太複雜

的內容,一方面是太深的他們真的不懂;另一方面是重點在陪伴及真心的關

懷他們,當我們熱情活潑時,他們自然也就熱情活潑起來。

 

三、穆斯林家庭的探訪。有幾天的晚餐是安排在穆斯林的家中用餐,這是很

特別的經驗。出發前我還想著動輒二十多人的大團體,他們怎麼安排座位

呢?到了現場,才發覺我想太多了,穆斯林的家裡是沒有餐桌的,所以我們

所有的人都是席地而坐,所有的菜餚餐盤也是擺在地上。一瞬間,我們彷彿

回到耶穌的時代,幾個人圍著食物坐成一圈,在談笑間分享情感,也分享食

物。家庭探訪當然不能空手,所以我們準備了當地人最需要的電風扇作為

我們的見面禮。

 

十天的短宣很快就過了,但神透過這幾天卻給我許多看見。

 

當初選泰南隊是因為在填報名表時,我看到泰南隊只有一位弟兄,我覺得這

樣那位弟兄會太辛苦,雖然其實我想去北印度,還是勉強自己填了泰南。後

來因緣際會當了泰南隊的隊長,其實神都知道我根本不想當隊長,我喜歡躲

在邊邊作我自己,但也是在挺弟兄的心態下,我成了隊長。籌備過程中,有

時候我心中很不舒服,因為雖然一共有12個隊員,我常常覺得大家都不怎麼

投入,常問著已經說過許多次答案的問題。3/23是出發前的最後一個主日,

神透過天佑牧師傳達了一句話---勞者多能,我心中的石頭才放下。我這樣說

不是驕傲自己多有能力,而是我為短宣隊付出的辛勞神看到了,為神國的事

多擺上,神會開啟你更多的能力,讓你是做得來的。我的不舒服,神只用一

句話就解開了。

 

因為是隊長,所以到了當地,我跟台灣過去的宣教士夫妻有比較多的互動。

某一天晚上,只是為了上樓拿我的浴巾當被子,他們正好坐在二樓的穿堂講

事情,夫妻倆請我聊一下白天提到的我跟我太太互動的狀況。話匣子一開,

就這樣我們那天從晚上10點多聊到凌晨2點。那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那麼

談得來,一直到回國跟另外兩個短宣隊有一些交流後,我才知道這是神巧妙

的安排。

 

北印度隊到了當地後,因為當地服事的性質,他們整隊都被拆開了,大約

2~3人在一個宣教點服事,也就是到了當地後,隊長的功能就不那麼重要

了。而柬埔寨隊一到當地,宣教士就急著找那位傳說中很會做糕點的隊長,

因為有來自印尼的同工在當地開了包子店,需要藉助她的長才。做包子?我

只會吃包子。我才明瞭不是我自己選擇要來泰南,而是神要我來泰南,使萬

事效力的神有祂的美意。因為我自己就曾經經歷過婚姻破裂的危機,我可以

在這時候給宣教士夫妻一些相當實用的相處之道。即便到現在已經回國了,

我們還透過Line聊過許多次,每次都超過1個小時。透過這樣的溝通,我也

明白了神給我的負擔,好像逐漸看見自己在這方面的一點輔導能力。

 

  其實剛到泰南的前幾天,雖然我們都很認真的配合宣教士安排的每個活

動,但是有一個想法一直在我心中縈繞不去。那就是如果我們來這裡都不能

傳講耶穌,那神為什麼要我們來呢?在後面幾天早上的靈修時,神給了我答

案。我們現在做的就像保羅的第一次宣教之旅一般,那些外邦人當然不認識

你。但是如果沒有保羅的第一次宣教之旅,何來第二次、第三次的宣教呢?

 

  這裡的百姓真是單純,在幾次的村落探訪時,我們帶著事先分裝好的白

糖做為探訪的禮物。當我們遞白糖給他們時,百姓的表情通常就是不敢拿,

因為不知道要付多少錢。所以我們常常需要認真的強調是完全免費的,他們

才靦腆的收下來這我們看似微薄,他們卻極開心的禮物。

 

  在孩子們的身上我們一樣看到了滿足的笑容,不管是收到兩支鉛筆當禮

物,或是造型可愛的氣球帽,甚至是僅僅一兩顆的咖啡糖。我們在一個特別

的小島服事時,滿滿的看到了這樣的笑容。那是一個目前政府不太管的小

島,島上沒有供水系統,島民是靠著下雨時用大石缸收集雨水來使用的。我

們拜訪的季節是乾季,從去年的十月到現在,記錄上有下雨的天數是兩天,

島民有一點錢的只好花錢買水,我們實在不能想像沒有錢的家庭怎麼克服這

個問題。而供電又是另一個問題,不健全的供電系統使每個家庭都只有夠點

燃一盞燈泡的電力。

 

  但是在那個早上,在我們去跟孩子玩遊戲的過程中,在孩子們認真摺紙

的神情裡,在他們接過禮物的笑容中,我看到滿滿的喜樂,是不帶憂愁的。

我不禁想到在台灣的狀況,我知道太多孩子因為不喜歡父母準備的早餐,就

乾脆不吃偷偷丟掉,或是拿給其他願意吃的同學吃。諸如此類的狀況,在我

們身邊是不勝枚舉。

 

  宣教士的付出也讓我們大開眼界,有幾位香港來的宣教士,一待不是三

年就是七年,可是他們離開家鄉也不過才二十出頭啊。巴西來的宣教士更特

別,二十出頭的他只會講巴西的葡萄牙文,因為上帝呼召他來教他們踢足

球,他就來了。這種生命影響生命的方式,真的需要耐心及用心的耕耘的。

雖然我看到他們都很輕鬆,也很享受與當地百姓的互動,但是有許多成果都

是得來不易的。我知道團隊中就有一位當地的全職同工,是他們陪伴了她三

年,才逐漸的打開她的心,讓她相信耶穌是真神。

 

  我為能有這趟旅程滿心的感謝神,也感謝學校的安排,讓我們能實際的

體驗宣教士的生活,也更珍惜現在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