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琦兒見證 羅琦兒見證

青年堂-羅琦兒

 

見證:膝蓋與地板的距離就是我與神的距離之小兒子回來了

 

謝謝我紅腫的眼睛、沙啞的喉嚨和痠疼的左腿,讓我清楚的明白那些高潮迭起,不是夢。

那美麗的故事似乎結尾在約書亞小隊,結尾在PLA音樂會當中,卻只是一個華麗的開始。從哈J瘋、第一次大喊我願意的受洗、聖誕節的步步驚心、跨年的紅白大對抗、復活節的寶貝打扮、母親節的卡片、父親節的鬍鬚,到後來的青年挑戰營,有些人來了、有些人走了,但沒有變的是我們的真神依然這麼愛著我們,也唯有祂堅定不移。

話說,為期兩天一夜的小小夏令營,硬是要對它說些甚麼的話,那一定是辛苦我們了。不是謝謝同工,也不是謝謝會眾,而是謝謝彼此不分的「我們」,因為我們不再是一盤散沙,而是由基督砌成的個個精兵,剛強壯膽、合心合意,我們笑笑笑,我們叫叫叫,我們跳跳跳,我們跑跑跑,這樣的兩天一夜一點也不短,因為都足夠累死我們了,但是心是滿足的,累死了也是會微笑的。

但前置作業實在多到我來不及說了,唯一說得出口的是,謝謝我們的同心合一、彼此守望禱告,雖然能付出的和能回收的不一定能成正比,但是心呢?一定滿溢到快要爆炸了吧!我相信這一定就是最棒的獲得了!

17日上午一踏進捷運開始,雖然身體是疲倦的,但是興奮的心情從沒停過,期待著有所得著與收獲,也不停思考著如何付出與回報,下捷運的時候已經75分了,去買礦泉水、一起上公車、到達目的地,時間加倍的播放,等我回過神來已經待在會場裡看著PLA的介紹影片,又回到了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擺設阿環境阿和我印象中的一模一樣,沒有任何改變,只是身旁的人變了,變更多了、更熟悉了。

 

後來我們介紹著青特會這次的主題曲,且仔仔細細地跳著,很快就很順利的結束了,還兼差當了戲劇組的小祭司,和方瑜一起抬著讓我耀武揚威的約櫃,只是當我一腳踏進約旦河時,可能是因為垃圾袋太滑了、可能是因為我踩太大力了,結果一腳滑倒!我以為會聽到台下的瘋狂笑聲但是沒有,雖然右腳滑倒了,幸好左腳還撐著(說不定大家都以為我是故意的哈哈哈),雖然因此左腳拉傷了,不過卻是身體上最棒的回憶,因為我受傷的耀武揚威!

後來的餐後活動,雖然只是小小關卡主持人,但也因此得著許多,因為是主持人所以更瞭解每個組別的相處模式,老實說我們組真的不是特別厲害,也沒什麼技巧或小聰明,但是一知道比賽進行方式後,青峰就注意到這遊戲有多容易受傷,所以事先提醒大家一定要互相幫助隊友,腰肌才不會因此受傷。最可貴的是在隊友速度較慢時,我們也一直彼此互相加油,且不嘲笑不怪罪的努力完成。我們這組真的很棒,而且輸得熱血、輸得榮耀!

一連串的講道聽得心裡完全撐著,好像太飽了一直打瞌睡,不過我想最最最疲倦最辛苦的一定是我們的呂牧師和呂陳牧師,短短兩天要準備五場,一出場就「鋼鐵門」的笑翻我們,這樣充滿智慧與歡笑尖叫的講者,還有誰比他更熱血、比他更柔情呢?所以我想他一定是我們第四小隊隱藏版大隊長,我們的失控根本完全是遺傳到他嘛哈哈哈!

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划船(咦)了,那場激烈激動激情激昂的救難記,完全把我們這隊逼成緊捏著衛生紙的淚人兒,我們都不會忘記彼此的宣告與立約,更不會忘記緊緊握著為彼此禱告的雙手,一股股暖流沿著指尖流進心底、熱乎乎的,起身時我們一起把衛生紙和身上的垃圾丟進垃圾桶,把感動和堅強收進心底。我想再也不會有人比我們更剛強壯膽了、也再也不會有人比我們更柔情似水。說好了一定一定一定要救更多的人,不再鬆懈不再怠慢。對吧青峰?對吧方瑜?

 

第二天對我來說似乎是一片空白,好像有玩了遊戲、也有敬拜、也有聽牧師講道,但我完全停留在膝蓋和地板的距離就是我和耶穌的距離,所以我跪在第二排地上 死命的、不肯起身,說好禱告禱告的,當我一開口就是方言時,我在也無法抑制的哭了出來,聽著誰替我按首禱告,感覺到誰拍拍著我的肩膀,誰塞給我衛生紙,我腦袋似乎一片空白,卻又像跑馬燈一樣不斷閃過好多,我哭得像個孩子,沒有辦法停止的溫暖放心的大哭著。也不清楚過了多久,只知道抬起頭睜開眼時,看見雅雅也哭得紅腫的眼睛和鼻子,我們相視而笑說:「好累喔!」開燈之後其實有點難為情,不過看看身旁的人都是家人就不這麼難堪了!

我就又想到我們還繞了耶利哥城,是個特別的經驗,雖然這次只是隨後的百姓,但反而有一點能明白祭司的重要性,也有一點能明白為何要不可呼喊不可出聲。

因為人是這麼樣的軟弱,和男女老少走在一起,光是不說話就可以東想西想分心那麼多,何況出聲呢不就變成大型流動式菜市場?且在每次開始繞城時,祭司吹著羊角,讓人又可以把心捉回來、使人警醒、使人堅持,而當所有人同時吶喊著「主啊」時,我真的知道祂聽見了!在唱歌時忘情的這麼這麼感動著,謝謝耶穌,讓我在熱辣的太陽下,更接近天空、更接近祢。

好了回程的速度比來的速度更快,但我腳步緩慢的又走回到了世界,帶點依依不捨的、不習慣的、狼狽的,卻極其風光和精彩的回到這裡,到後來的很多天,每每有人聽到我聲嘶力竭的嗓門,都會問我怎麼了。我也都笑著回答他們:「我去參加了教會一個很了不起的營會」。

最後,我想最大不同的是,我不再是客人不再是接受挑戰的等待者,而是試著給予和相信的同工,我們足足籌備了三個月,從起初挑戰營的命名,到末了的慶功宴,我沒有失去我、反而得到了更多,我學習到了比以往更多的包容與耐心,等待的途中也許很累、也會很想放棄,但是我忍住了,唯一忍不住的是我的興奮高潮與激情,我想要迫切的告訴大家這樣的好消息,不是特賣會所以不會稍縱即逝,反而是一直一直一直都在等著外面的人來看,來加入我們,一同締造下一波高潮。